9月3日下午,安倍內閣改組名單全部揭曉。對於這份名單,日本媒體反應不一:《產經新聞》認為,換血後的內閣帶有更多“鷹派”色彩;《朝日新聞》則強調幹事長谷垣禎一和總務會長二階俊博均為“鴿派”且擁有較多對華關係人脈,意在向中國傳遞希望改善關係信號。
  “鷹派說”的主要依據是,右翼閣員的政治色彩有助於安倍加速推動修憲和進一步完成集體自衛權解禁,有助於在戰爭歷史責任、教科書、慰安婦等一系列敏感問題上強化右翼立場。但從目前民調走勢和美國等的態度看,修憲和“解禁”國內支持率不斷下降,對二戰結論作更加大刀闊斧的修改,又不符合美國將美日韓三角關係當作東北亞戰略支撐點的需要。將上述右翼者的留任或入閣,當作推動前述政策點的直接理由,似乎有些牽強。
  至於“鴿派說”則更難站住腳,如前所述,絕大多數內閣要員在中日主權爭端、歷史責任、侵略戰爭罪責等方面,持與中國針鋒相對的立場,作為閣員,他們日後也必定會作出許多讓中國無法接受的姿態、言論,這又豈是一兩位“知華派”閣員所能抵消的?
  事實上,作為近年來在任時間最長的日本首相,安倍改組內閣的最根本思路,是變前一屆“以團結黨內派係為第一要務”的內閣,為安倍色彩更濃厚的“責任內閣”。其動機則是首先便利自己政治意圖貫徹,其次確保未來自民黨總裁選舉不出意外。
  正因如此,在舊人中,留任的幾乎清一色安倍親信,唯一的例外——前幹事長石破茂轉任地方創生擔當相,帶有避免潛在競爭對手在總裁選舉中掣肘的意味;在新人中不僅充斥安倍的志同道合者,而且有不少“量身定製”的專才——西川公的任命顯然意在加強與美PTT問題談判力量,因為美國最關註、雙方矛盾最多的就是農業領域問題;鹽崎恭久的任命則意在安撫對金融、社會福利改革不滿、不安的人們;當然,幾位“知華派”的入閣同樣有這方面意味——既想推動自己政治意圖,又想讓日中、日韓關係不受影響,原本就一直是安倍夢寐以求的事,當然,能否如願是另一回事。
  由此可見,簡單為改組後的安倍內閣貼上“鷹”或“鴿”的標簽,是不妥當的(持“鷹派”和“鴿派”說的日本媒體分別帶有兩派色彩,未免有一廂情願之嫌),準確的說,這是一屆“真正的安倍內閣”,較前一屆更能體現安倍個人的色彩。(陶短房)  (原標題:簡單為改組後的日本內閣貼標簽,不妥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l94zloecz 的頭像
zl94zloecz

x-ray

zl94zloec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